<var id="rgoap"></var>
<dd id="rgoap"></dd>
    1. <label id="rgoap"></label>

           當前位置:上海杉達學院新聞網 | 首頁  關注  
          【解放日報】本科專業增減是道內涵考核“填空題”
          發布時間: 2019-04-03  
            來源: 解放日報    作者:    責任編輯:  

          教育部日前公布2018年度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備案和審批結果:全國各學校共計新增備案本科專業1831個,新增審批本科專業241個;同時,撤銷本科專業416個。

          高校有辦學自主權,新增專業目前分類實行備案制和審批制,大部分新增專業只需教育主管部門備案即可。經統計,此輪全國新增備案的本科專業中,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機器人工程、智能科學與技術在數量上名列三甲,共計約400個;而新增審批專業中,人工智能和網絡空間安全分別有35所和25所高校設置,數量居第一第二。那么,大數據、機器人、智能科技真的就是招生和就業的“爆款”嗎?本科專業的增與減說明了什么?

          一些專業新增緣于水到渠成

          此次審批結果表明,包括滬上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在內的許多學校增設了人工智能本科專業。同濟大學本科生院院長、招辦主任黃一如說,“新專業的出發點在于前瞻考量,必須要領先于社會發展的需求。”在他看來,類似人工智能等引領趨勢的專業,尤須盡早在課堂上將基本理論及前沿發展傳授給學生,才有可能培養出急需的行業人才。

          事實上,不少新專業的設立并非紙上談兵,而是水到渠成,相關高校在開展專業教育之前早已開始積蓄科研力量。去年1月,上海交大根據國家和上海市的戰略部署,搶抓人工智能發展的重大機遇設立人工智能研究院,由副校長、中科院院士毛軍發擔任院長,常務副院長楊小康表示,在研究院基礎上,去年9月上海交大人工智能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也通過專家組認證,從各科人才到物理資源集聚,標志著交大人工智能跨學科研究高地的建設計劃全面開啟。同樣,去年12月,依托同濟建設的上海自主智能無人系統科學中心成立,同時開建“智能科學與技術”高峰學科,培養具有AI(人工智能)基礎研究和交叉應用能力的優秀人才。

          這一年度,上海杉達學院新增學前教育專業,這是全國備案數量最多的前7個專業之一,也是唯一的非IT類。該校教育學院院長范劍華告訴記者,申辦專業前,他們特意調查了全國和上海幼教教師資源狀況,發現隨著幼教需求量激增和幼教行業門檻提升,目前上海學前教育專業的畢業生只能滿足幼教教師自然和非自然減員數量的一半。從去年起,杉達學院就已開設教育學的幼兒教育方向并開始招生,為開設學前教育專業“預熱”。范劍華表示,開新專業也是基于各個學院已有的教學資源,比如學前教育的“養”和“育”同樣重要,杉達國際醫學技術學院的護理專業和康復專業的部分專業課也適用于學前教育專業。

          不盲目跟風,撤銷專業須理性

          在新增的同時,專業撤銷也要給出充分理由。今年,13所普通高校撤銷了教育技術學專業,成為繼服裝與服飾設計之后被撤銷數量最多的本科專業。

          “背后的原因,不是教育技術不重要,而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范劍華說,隨著教育教學進入數字時代,過去的教育技術有些已經過時,有些已成為教師的基本功,原本的教育技術專業自然面臨著轉型或淘汰。上海理工大學教務處處長朱堅民透露,近年來,上理工自主撤銷了電子商務等7個專業。隨著新一輪行業技術更新換代,不少專業面臨“越走越窄”的困境,面臨招不到學生或是專業學生大量流失等難題。

          當然,對于高校專業的增減,不少專家表示需慎之又慎,不能盲目跟風,不要因為學生就業形勢不佳就撤掉,其實很多傳統專業需要的是轉型和升級。“專業撤銷會對學生、教師產生直接的負面影響。”朱堅民說,“學校應更多對接行業和產業需求,而不是動輒撤銷十幾個專業。”

          沒辦出特色,熱門就會變“冷門”

          值得關注的是,在高校撤銷的專業中,涉及還挺熱門的信息技術類專業,如12個信息與計算科學專業及11個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專業被撤銷。同樣與“IT”沾邊,為何有進有退?連日來,針對教育部公布的全國高校專業增減情況,社會也有這樣的聲音,比如“專業變化是不是緊跟著熱門走”“哪個熱了就改成哪個名字”“會不會換湯不換藥”……

          “用新增或撤銷專業的數量來評價某個專業的冷熱,是完全錯誤的解讀。”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這樣甚至會誤導學校設置專業以及學生選擇專業,“新增或撤銷專業需要具體學校具體分析。”有些新增數量多的專業,不乏盲目追逐跟風者,有的學校并沒有經過嚴密的論證。結果由于同時舉辦這一專業的學校多,總招生規模大,而本校專業又沒有辦出特色,所以很快就變為“冷門”。熊丙奇表示,近年來被撤銷的專業,有不少就屬于當初追熱舉辦的專業。一些大學調整專業由行政領導拍板決策,導致沒有能力辦好的專業倉促上馬,有特色的專業卻被砍掉或被整合,“而像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就沒有時髦熱門的商學院、醫學院、法學院。”

          對此,黃一如認為,確實不排除個別高校可能出于招生考量做出相關專業增減。應該明確的是,高校專業發展變化不是一道簡單的“加減法”,學校應該有自我要求,做好這道“填空題”,真正充實教學內容,提升教學水平,將相關領域的研究力量真正傳遞到人才培養中。

          原文鏈接:

          https://www.jfdaily.com/journal/2019-04-03/getArticle.htm?id=269056






          閱讀次數: 564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亚洲中文无码永久免费